2018年3月12日 星期一

參加3/11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研習


好書分享~微軟CEO納德拉:同理心,是我行事的核心準則


我們花太多時間在工作,所以工作應該要有更深刻的意義

我當上執行長後不久,決定從我主持的一個重要會議開始實驗。每週,微軟的資深領導團隊(seniorleadership teamSLT)都會開會,檢視現況、腦力激盪、審慎斟酌重要機會和困難決策。SLT 的成員都非常有能力、有才華,有工程師、研究員、經理人、行銷人,是個多元的團隊,有男有女、背景各異,但他們加入微軟都因為他們熱愛科技、深信他們做的事能帶來改變。

就在我成為執行長前,我們西雅圖的美式足球隊海鷹隊才剛贏得超級盃冠軍,海鷹隊的故事給我們很多啟發。我注意到海鷹隊教練皮特. 卡羅(PeteCarroll)為球隊聘請了心理學家麥可.哲維斯(MichaelGervais),哲維斯專門研究如何透過正念訓練達成卓越表現。
聽起來可能有點玄,但其實一點也不玄。哲維斯博士訓練海鷹隊球員和教練完全專注於追求卓越,不管上場比賽、還是下場休息。和運動員一樣, 我們都在高風險的環境中前進,我認為我們的團隊也可以學習哲維斯博士的方法。

 不一樣的SLT
會議 某個星期五一大早,又到了SLT開會的時間。只是這次地點不在平常固定的高階主管大會議室,大家改到園區較遠一側比較休閒的空間集合,我們分享自己的熱情和人生觀。

在哲維斯的要求下,我們開始思考自己在家庭與職場的角色。我們如何連結工作和生活?大家聊著自己的精神寄託、主教信仰、學習中國儒家精神內涵,分享為人父母的難處,侃侃而談自己如何努力創造客戶在工作和休閒娛樂時都愛用的產品。聽著聽著,我突然發現,在微軟這麼多年,這是第一次聽到同事談論自己,而不只是談公事。
環顧左右,甚至還看到有人眼眶泛淚。

輪到我時,我打開埋在心底深處的情感,從頭開始說我的故事。我一直在思考人生,我的父母、妻兒、工作,我走了好長一段路才走到這裡。我回憶起從前:兒時的印度、青年時移民到美國、成為人夫、成為爸爸、有個特殊需求的孩子、成為工程師,設計給全世界幾十億人使用的科技產品,還有,沒錯,我還是死忠的板球迷,很久以前還夢想過當板球職業選手。所有角色的集合,就是眼前這個新的我,這個角色匯聚我所有的熱情、能力和價值觀,就如同我們的挑戰也需凝聚所有人之力,不只當天在場的每個人,還有微軟所有的員工。

我告訴他們,我們花太多時間在工作,所以工作應該要有更深刻的意義。如果我們能將自己相信的價值和公司的強項結合,沒有什麼是我們做不到的。從有記憶以來,我一直非常渴望學習,不管是從一行詩句、和朋友的對話,或是老師講的一堂課。人生旅途中的諸多經驗,慢慢形塑了我的人生觀和熱情,我想把新的概念跟對他人的同理心融合在一起。新點子讓我振奮,而同理心是我行事的核心準則。 

同理心也在工作上帶給我啟發

回到我剛剛在SLT聚會的分享,我用在微軟剛完成的一個專案做為結尾。同理心加上新創意,幫助我們開創眼球追蹤技術,這個具有重大突破的自然使用者介面可以協助患有漸凍症(ALS),又稱盧.賈里格症(Lou Gehrig’sdisease)和腦性痲痺的人擁有更多自主能力。 

這個點子源自於微軟首屆員工黑客松,許多絕佳的創意與夢想都從這裡開始。其中一組隊伍在與前NFL 球員史帝夫.格里森(Steve Gleason)相處的過程中,漸漸培養出同理心。格里森因為罹患漸凍症而行動不便,只能依靠輪椅。和我兒子一樣,科技現在也改善了他的日常生活。相信我,我深切了解這項科技對格里森、全球數百萬人和我的孩子來說,意義多麼重大。 領導人帶領企業蛻變轉型的內心筆記。更多內容詳見《刷新未來:重新想像AI+HI智能革命下的商業與變革》

轉載自http://www.cheers.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7643&pag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