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精神病患者不等於犯罪,歧視和不了解才是社會的未爆彈

轉載李介文臨床心理師
在我還是見習生的時候,某天跟著一位精神科資深主治醫師的門診。
「新來的?幾年級?」主治醫師問。
「醫師好,我是新來的見習生,碩二。」我有點害羞的回答。
「你有沒有被病人打過?」他接著問。
「沒有耶………?」我當下一頭霧水。
「喔,菜鳥!」然後他就不理我了。
直到我當了心理師的第一年,在精神科,「終於」被病人打到了。那天回到家我還開心的在臉書發了一篇動態,「炫耀」我脫離了菜鳥。
還記得在研究所的前幾堂課,醫師來教精神病理,先教的是跟病人晤談的時候要坐在「病人一拳伸過來會打不到你」的位子,而且這個位子還要靠門、門上最好有一小片透明玻璃,即使病人打你的時候不能馬上逃走,路過的醫護人員也可以透過玻璃發現你被攻擊。
心理衡鑑室、治療室的桌子底下都有警鈴也就見怪不怪了,警鈴有多重要?從每個禮拜都有工務人員來測試它的功能是否正常,就可以想見。
上面這些經歷,說出來,都會讓人有一種「精神科病人很危險」的感覺。一開始我也是這麼覺得,後來,在職業生涯裡,其實也只被打過這麼一次。但連專業人員有時都會被精神病患者嚇到,一般民眾對精神病人有什麼觀感,也可想而知。
最近的鄭捷殺人事件、內湖女童割喉案,嫌犯也似乎都讓人有一種「他有精神病」的感覺。
對於精神疾病的印象(大家嘴巴上說的「肖仔」、「神經病」),較為人所知的可能思覺失調症 (Schizophrenia, 舊稱精神分裂症),這是一種思考、感覺、行為與現實脫節的疾患,但「並不是」精神疾病的全貌。
在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ifth Edition, DSM-V)這947頁的英文書中,洋洋灑灑的列出了18類的精神疾病,如果認真翻閱,會發現我們自己可能就符合其中的一些診斷準則(如心情低落、失眠、酒精、尼古丁依賴),那不就如同食神所說:「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符合精神病」?
就像法律訂定的精神不是要入人於罪一樣,精神疾病的定義是確認出「精神狀態、自己主觀感受的痛苦、社會與職業的功能是否明顯偏離『一般人』」的這群人,給予幫忙。先說精神病不等同於大家說的瘋子,來精神科就診也不是要把這個人貼上標籤然後關起來,而是要幫助他能夠正常的回歸社會。
或許有人會覺得台灣或華人社會保守,對精神疾病了解不多,所以觀感不好。其實在自由民主開放的西方國家也有這個現象,一個在澳洲所做的研究,多數受訪者對於精神病患者的印象為「低智商」、「不可信任的」、「不用跟他太認真」,看來我們對於精神疾病還需要更多、更深入的了解。
回到主題,究竟精神疾病跟暴力行為有沒有關係?
2009年有學者整合了過去研究精神疾病跟暴力行為的文獻,發現思覺失調症的患者中,男性患者有暴力行為的風險是一般男性的1~7倍,女性則為4~29倍。這樣的比例好像是高的,但有學者認為,不能這麼武斷的說這些暴力行為都是精神疾病本身造成的。
精神疾病往往伴隨著許多問題,例如酗酒、吸毒等物質濫用、無家可歸、服藥遵從性不佳等等。
2015年關於關於思覺失調症患者與暴力行為危險因子的整合研究裡,發現危險因子真是錯綜複雜,除了因被迫害妄想、幻覺產生的暴力行為外,包括反社會性人格、低的社經地位、負向的社會環境、不規律治療、病識感不佳等都是危險因子,很難從裡面找出一個最具有決定性的因素。
從新聞內容很難判定內湖女童割喉案的嫌犯到底有沒有精神病,若他真的有,首先應該問的是,「為什麼他沒有就醫?為什麼他會在那裡?」,台灣社會何時才要關注精神病患者的醫療與汙名化問題,除了妥善的治療之外,也給他們一個可以生存的空間?
如同監獄與死刑的概念,我們對於精神病的態度不該只是「抓去瘋人院關起來」或「全部殺了算了」,而是得對於疾病有正確的了解,讓他們接受「規律」的治療,幫助他們回歸社會。
所以,像上述研究所提到,與其說是症狀本身,或許我們這個社會對精神病患者的不友善與歧視,可能也是產生暴力行為的原因。
我在臉書上看到一個網友的文章,大意是:「逃離並不能改變這個現況,去了解與付出關心,才能真正的改變」,正視精神疾病,了解與關心身旁可能有心理、社會壓力的朋友,或許才能真正讓暴力事件減少、讓社會更加祥和。
參考文獻:
·         Fazel, S., Gulati, G., Linsell, L., Geddes, J. R., & Grann, M. (2009). Schizophrenia and violence: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PLoS Medicine,6(8), e1000120.
·         Freidl, M., Lang, T., & Scherer, M. (2003). How psychiatric patients perceive the publics stereotype of mental illness. Social psychiatry and psychiatric epidemiology, 38(5), 269-275.
·         Lamsma, J., & Harte, J. M. (2015). Violence in psychosis: conceptualizing its causal relationship with risk factors. Aggression and violent behavior, 24, 75-82.


2016年3月16日 星期三

好禮貌讓你更加分

1.業務拜訪:最忌交淺言深
許多業務性質的工作,都需要面對面的拜訪,以房仲業為例,永慶房屋首席房產顧問葉國華認為,許多業務員在與客戶面對面拜訪時,往往太過積極,太努力表現,而忘記一些應有的細節。
事實上,在第一次的拜訪中,客戶對於談話的內容,也就是專業表現上,只會記得七分,但是業務員的穿著、打扮,整體氣質反而是決定下次見面的關鍵因素。
葉國華說,現在業務常常忽略自己的一些儀態細節,例如:口腔衛生,許多業務員有抽菸的習慣,造成口中有異味,近距離接觸時,往往讓對方產生不舒服的感覺;又例如,業務員可能被邀請進入客戶家中,往往需要脫鞋子,但腳上的襪子有異味、破洞等情況,不僅尷尬,也會因此被客戶減分。
另外,葉國華發現有些業務常犯的毛病是「交淺言深」,也就是「裝熟」,不懂得觀察客戶的表情、行為,太過於莽撞,例如:進到客戶的家裡或辦公室,就開始東張西望,想要找話題聊,不懂裝懂,但其實客戶根本不希望你亂問、亂看、亂走,這些都是業務員常犯的毛病。
2.喝酒:反映個性和人情世故
喝酒應酬在台灣商場上很常見,但很多人都不懂得如何應對。
在商場上縱橫多年,從事環保工程工作的林錦堂,大多接觸工程上的包商,幾乎每次都要跟客戶應酬喝酒,對於酒桌上的禮節,有相當的經驗。
林錦堂說,一般而言,喝酒一定要看對象,「以客戶為主,他喝啤酒你就點啤酒,他喝高梁你就陪他喝高梁。」
至於該不該乾杯?林錦堂說,看什麼酒什麼杯子,一般用小玻璃杯裝的啤酒、一口杯裝的烈酒,「禮貌上第一杯都是要乾杯的。」
再來就看個人的酒量了,不能喝就要坦白告訴對方,表示自己酒量不好,盡可能少喝一點。若真的碰到很會喝的客戶,而自己酒量不好,林錦堂建議可以找槍手來陪對方喝,讓對方盡興,自己也不至於失態出糗。
此外,若是受邀的一方遲到,林錦堂的習慣是自己主動先喝3杯,林錦堂說「先喝就是告訴對方,你是有誠意的,對方也就不會為難你。」
台灣的喝酒文化多了一點江湖豪爽的味道,也因此「乾杯」、「呼乾拉」這類的話術也常聽到。
台灣菸酒公司酒事業部副理李進財就說,「台灣人熱情,因此人家向你敬酒總不好意思拒絕,敲了杯子就算是『乾杯』(整杯喝完的意思),這是一種不成文的規定。」
3.開會插話:該開口時才開口
「亂插話」常被視為「沒禮貌的榜首」。許多人都會不自覺犯下這個錯誤。
有些人會以「對方說話沒重點」、「廢話太多」作為自己愛插話的理由,但每個人的說話風格不同,還是應該尊重對方把話說完。
此外,開會討論時,如果部門主管對跨部門業務提出批評,雖然你也想放砲,但切記,批評的話讓主管開口就好,千萬不要抱著打蛇隨棍上的心態,放肆高談闊論。畢竟,對方部門主管的職級依然比你高,在職場倫理下,還輪不到你亂開口。
4.握手:看出你的社會歷練
第一次見面,握手其實是被對方定義成何種類型人物的第一關,只是卻很少人注意到。很多長輩或有成就的人,都很看重這個儀式,甚至當作識人的重要指標。
握手通常應由長輩、女士、位階高的先伸手,晚輩、男士、位階低的再伸手回應,不可以只握一半,會顯得沒有誠意;力道則要拿捏剛好,可以稍微緊握施點力,太軟弱會顯得沒有朝氣。初次見面握一兩下即可,大約在3秒以內。
仔細觀察,可以發現許多事業有成的人,握手時的力道都很厚重且有力,因此一個小細節也可以看出一個人的社會歷練與經驗。
5.電話銷售:學會堅持熱情
紐約人壽電話行銷協理巫宜美,訓練過上千名電話行銷的人員。她認為,電話行銷最重要的關鍵就是「語調」,每個電銷都應該將每一通電話當作是早上打的第一通,維持同樣熱情的語調,「你可能一天打幾百通電話,但客戶一天只接你一通電話,」巫宜美說。
「小姐你好,我這裡是XX銀行,編號XX號專員,因為你是銀行VIP客戶,目前我們和XX保險公司合作推出一個專案,是還本型意外險的......」這許多電銷人員最容易犯的錯,巫宜美將他歸類為「勤奮型」,就是一股腦把話全部丟給客戶,不管對方是不是在忙,是否聽得懂,反而容易因此被拒絕。
先主動詢問客戶是否方便說話,從對方的語氣中了解客戶目前的狀態、情緒,先讓對方產生好感度,再開始介紹產品,會增加你的成功機會。
6.打招呼:表現你的深度
交換名片是打招呼的基本禮儀,交換時,姓名字體應該朝向對方。如果曾見過面,但從對方眼神中發覺他可能已經遺忘,千萬不要一開口就粗魯的問:「你忘記了啊?」這樣只會引來更多尷尬,要不就被對方認為你很白目、無禮。
不妨換個方式,主動報上大名,例如:「您好,我是王大華,目前服務於大大科技公司,很高興認識您。」
若要暗示對方或加深好感度,或許可以「上次在某個場合,聽到你分享很多想法,讓我收穫很多。」重新拿出名片、再介紹自己一次,除了化解尷尬外,對方肯定也會在內心對你留下深刻印象。
通常只要你主動遞出名片,多數人都可從名片或對方服務公司,立刻喚起回憶。切忌一再逼問對方、考驗別人的記憶力,尤其對方又是長輩就更失禮了。
在召開視訊會議時,打招呼的禮貌也很重要,千萬不要以反正對方不會見到本人就率性而為,輕率的態度,往往不會有好的合作結果。不妨說話前先與大家問好,並將自己的職稱、姓名清楚說出來,讓對方清楚知道現在說話的人是誰,這是非常重要的。
7.搭車:考驗你的敏感度
送客戶或長輩上車,開車門是基本禮貌外,若是攔計程車,最好由你主動舉手攔車,以代表對對方的尊重。
如果搭乘同事的便車,駕駛座旁的位置一定要有人坐,如果前座的人先下車,後面的人一定要往前遞補,不能因為怕麻煩而不往前坐,否則開車的「同事」就會變成你的「司機」了。
8.送禮:秀出你的體貼
送禮是一門深奧的學問,但其實只要把握「恰如其分」的原則,表現你的誠意,都不會太失禮。
不同國家有不同的禮俗,例如:在日本,荷花代表喪事,所以不能送跟荷花相關的圖案;在美國送生病的人一盆植物很適當,但是在日本卻表示你希望對方「病入膏肓」。各國有不同的文化習俗,能夠事先了解也是專業的表現。
此外,送禮給客戶最好先了解對方公司的文化,盡可能送給全公司或全部門,避免送給單獨個人;如果送太過貴重的禮品,看起來像是「賄賂」,很有可能會適得其反,生意因此告吹。
不論送什麼樣的禮物,如果能附上一張親筆寫的卡片,將會有大大加分的效果。
9.拒絕:回應勝過相應不理
在職場上,懂得說「不」,反而會讓你跟對方之間的關係更長久。
現在email常作為禮貌上詢問的工具,但很多email寄出後常常會讓人搞不清楚對方是否收到。最好的做法是在3天內回覆,即使是拒絕,也能簡短說明理由,表示未來還有合作機會,這比讓對方覺得石沉大海好得多。
此外,雖然簡訊使用很發達,但如果遇到吃飯或會議的邀約,無法出席時,都應主動撥電話,告訴對方無法出席的原因,只用一通簡訊是非常失禮的行為。



轉載自http://www.cheers.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30375&page=1

王月:言之有「禮」更甚於「理」

說話這件事,對王月來說似乎是與生俱來的本能。
從小就愛說、愛演,求學時代一直是學校風雲人物,當不完的司儀、參加不完的演講比賽,拿過全台北市演講第一名。之後以榜首身分考進國立藝術學院(現在的台北藝術大學),當時的才藝表演便是數來寶,主題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小學五年級導師的一句話,讓她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真正會說話。
母親節前的美勞課,老師要全班親手做一朵康乃馨送給媽媽,並發給每人一張紅色的皺紋紙。發完後,老師又說了一句:「有沒有人需要不同顏色的紙?」
王月聽完當場掉下淚來,「我聽懂老師說的是什麼意思。他沒有直接說誰需要白色的紙,因為不想讓那些沒有媽媽的同學難過。」
一句話,可以是一把傷人的劍,也可以是一道及時的陽光,給需要的人溫暖。對於從小習慣面對人說話的王月來說,這是她多年在文化以及演藝圈歷練後,學會的最重要一堂課。
有次王月邀請剛出新專輯的白冰冰上她的廣播callin節目,不巧之前白冰冰對於當時競選高雄市長的謝長廷有情緒性批評,引發許多人極大不滿。
因此節目一開始,王月特地對著聽眾說,「我不希望在節目中聽到第二種聲音,歡迎喜歡冰冰姐的人來callin。」節目結束後,白冰冰特地謝謝她。
說話代表你的思考
這份貼心來自於她縝密的思考,「你有什麼思考,就會說出什麼話,」王月說。
李國修曾推薦她看《六頂思考帽》(Six Thinking Hats),作者愛德華波諾(Edward de Bono)運用6種不同顏色的帽子說明6種思考模式:白色代表客觀理性、黃色代表正面樂觀、紅色代表情感直覺、綠色代表創意、黑色代表負面、藍色代表宏觀智慧。
在日常的行政管理上,王月常運用綠色和黑色思考,先做最壞的打算,再用創意找出解決方法;主持節目時就會選擇紅色思考,運用比較感性的說詞,表達主觀的喜好;如果是開記者會,較常要用到白色思考,保持理性的態度,提出大量數據來說明。
害羞不是藉口
一個人的思考影響他的說話方式,但要表現出得體應對,另一個真正重要的因素是對人的尊重和基本禮貌。
曾有位年輕人到屏風表演班工作3個月,擔任導演助理。每天總低著頭偷偷摸摸進辦公室,不敢和人打招呼或說話。
有天王月無意間知道,那是她最後一天上班,王月忍不住走到她辦公桌旁說:「請問你叫什麼名字?」這女生嚇壞了,結結巴巴說了自己的英文名字。
王月卻沒有安撫她的意思,而是直截了當地告訴她:「妳來劇團這麼久,但是妳從來沒看到我。」旁邊的同事趕緊上前解圍:「她是因為害羞啦。」
但王月不這麼認為,「這不是害羞的問題,而是尊重,怎麼可以把害羞當藉口?」一段時間之後,這位女生打電話給李國修,感謝當時王月點醒了她。
「學會言之有『禮』,比言之有『理』更重要,」採訪最後王月說道,而這也是她最希望送給所有人的一句話。

轉載自http://www.cheers.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22615&eturec=1

2016年3月9日 星期三

為何重症醫師要與「神明」為友?

加護病房病人的家屬因為擔心焦急,經常會有尋求神明或民俗療法的做法。但是,學西方實證醫學的醫師,也經常對會此不以為然,所以家屬必須偷偷的請「貌似友人的高人」,趁探病時來暗中「作法」、或是趁護理人員不留意時,偷偷的灌/灑裝在保特瓶中的「符水」,搞得兩造碟對碟,有時候為了撇清責任還要寫「切結書」、醫師因為權威被挑戰而觸怒呢!這樣讓醫病關係惡化的情形履見不鮮..
其實,我的看法是:這不過是家屬在無助之下,尋求的「協助」、抱著姑且一試的態度,並非一定是對醫療的不信任!醫師應平常心看待,不必過度反應。反倒是,如果醫師因而生氣或要求家屬簽切結書時,才是破壞彼此信任的開始~
所以,在此,我要分享的是,要如何與「神明」為友,讓衪與我們處在同一陣線,共同「治療」病人?
口訣就是Orz
1. 主動開明(Open-minded
每次在病危病人的病情解釋之後,我都會主動跟家屬說:「我們的共同希望是可以把病人治好,如果你們有什麼宗教信仰,例如需要禱告、拜拜… 希望能夠一起來幫忙的,我都不反對。」(OK,這裡大概要先掌握對方的信仰與接受度,才不會引起反感)通常家屬聽到這裡都會先愣住,然後鬆一口氣!(這醫師怎麼這麼通情達理,原來使用符水可以不必偷偷摸摸喔?)然後,我都會當著家屬面前,向護理師叮嚀「要把家屬付託的護身符、加持過的衣物、扇子等等,置放在指定的地方,而且,千萬不能搞丟」(之前就有聽說因為換床單把「護身符」一起丟了的事件,家屬當然會很生氣) 

有人很堅持反對這些迷信的事,但是,我是把它當成是彼此建立互信與共識的一環,讓家屬可以為親人「盡一點力量」,無傷大雅。畢竟,迷信是從小的生活環境養成的,一時半刻也不可改變。而且,當家屬有此需求時,也表示他們瞭解「病情的嚴重性」、「醫師可能也無能為力」,因此「需要靠神明幫忙」,這將有助於消除對治療的過度期待(行話叫有insight)。

故事1
病人從另一個加護病房轉入時,早就有交班,家屬很迷信,而且對醫療極度不信任,看著病歴裡滿滿的各種「切結書」,就知道彼此有多少防衛與不信任了。護理師就跟我說昨晚家屬堅持要在凌晨一點要來灌「魚湯」,而且一定要灌完,她覺得很奇怪!(其實,也沒有很奇怪,這種特定「時辰」的餵食,當然是夾帶加持過的符水,真難為他了,還要想盡辦法來偷渡~)我就跟他表明了不反對的立場,然後還跟他說,小時候,我阿嬤也給我喝了不少符水。他就卸下心防,坦誠是在餵食符水!我就問他下次什麼時候要餵,可以再通融他進來,但是,因為魚湯太多了,能不能用少量清水就好?他答應了!他從來不認為醫生會允許他這麼做,但是,從此,他不必再隱瞞,所以,我們開啓了溝通與信任之門~ 喔!對了,他是個只有20歲出頭的小伙子。

2. 善意提醒(remind
我都會提醒家屬,他們在這個時候很是脆弱、主神無主的,很容易被騙!若有親朋好友介紹他們昂貴的偏方,要小心是詐騙!廟裡拜拜,不需要花太多錢的,我們都不會反對。這樣的善意提醒,也是讓家屬感受到我們的關心,以及我們是同一陣線的!
我們也不必擔心灌了符水會怎麼樣?(就像是在吃烤焦了的食物一樣,不過就是灰)如果是病人因為消化差、上消化道出血、免疫力差,其實,家屬是都可以商量的:象徵性的喝一點或者是塗抹在唇上、身上也都可以的。重點是在一開始就釋出善意,同意他們這麼做,怎麼做?其實家屬都好商量的。

3. 峰迴路轉,互相往來(zigzag
再來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和「神明」來互動了。
其實,神明的「代理人」,就是乩童或是廟祝,所以,我們基本上還是在和「人」在互動!(我不會用交手這個詞)他們之所以會靈驗,其實就是很會察顏觀色、摸透家屬的心理。(其實,我真的有想過找他們來教醫病溝通的課耶 ^_^)明白了這點,就不難理解,我們其實「是友不是敵」~

故事2
病人完全無法保護氣道,而且血壓也很不穩定,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但是家屬卻堅持一定要拔管!他說,神明指示,他要拔管才能活!拔管以後就會好!
這時候,你能怎麼辦?和他彊持?請他簽切結書,一切後果自負?
對!這時候就要想到,我們互動的對象是神明的「代理人」!
就如同我們要會診其他專科醫師一樣,「被會診者」需要有足夠的資訊,才能給出正確的建議。所以,我們要提供給「神明代理人」最新、最完整(最update)的資訊!於是我跟他說:「神明給你的指示是前幾天的,你父親這兩天有了重大變化,血壓需要靠兩種高劑量的升壓劑來維持、氧氣也用到很高、好幾個器官都衰竭了…」邊講,我邊把重點寫在紙上,交給他:「神明很忙碌的,你拿這張再去,說陳醫師告訴你這些情況,再請神明看看有什麼進一步指示?」於是,我發出了第一張「神明會診單」。隔天,家屬哭泣著說:「神明說衪昨晚有親自來看過,說我爸的情況很不樂觀,過不了這幾天!」現在你知道了吧?為什麼這神明會這麼靈驗?英雄所見略同嘛~(不知道我們同事,昨晚有沒遇見衪來?)有時候,衪們還會指示到哪一家醫院看哪一位醫師呢!(他們大概也會google)另外,神明也都有Time limited trial的觀念,就是「先試試看這個治療,有沒有機會,就看這三天了」,也是很常會遇到的,跟我們安寧的觀念其實是一致的。

故事3
遇到困難決定的時候,有時候需要「急會診」神明,家屬甚至會在床邊就問起神明來!怎麼問?當然是「卜杯」(擲筊)囉~ 這時候不必阻止,反而要鼓勵他這麼做。怎麼卜?用兩枚硬幣就可以(我還有看過有人用腳上藍白拖的,形式不拘,反正只要有正反兩面的就可以)
這是個腦死病人,子女仍無法放下,堅持還要CPR!經過我們苦勸之後,他們決定「卜杯」問爸爸。(其實,他們一旦決定要「問」,就表示他們有在動搖了)
那你會說,那機率不就是一半一半嗎?
我說不是!只要掌握命題「方向」,我們就能掌握四分之三的機率。
一正一反(聖筊):表示「好」(50%
兩個反(陰筊):表示「不好」(25%
兩個正(笑筊):表示「無法裁示」(25%
所以要問:「爸爸,我們放手讓你好好的走,好不好?」
而不是問:「爸爸,你要不要急救?」(就好比說為何要吵公投的命題一樣)
結果,答案當然是「好!」然後病人就得以善終,而子女們也沒有遺憾,因為那是「爸爸的決定」。(你問,那如果答案是不好呢?哈還是有辦法的…)
所以,個人認為,不必因為家屬的迷信就生氣、就和他們劃清界限,我們應該尊重他們的信仰,瞭解這個Orz口訣(什麼?你現在才發現這個Orz就是鄉民在用的Orz嗎?),重症醫師也可以和神明成為好朋友,共同替病人和家屬解決問題。


想愛孩子,先愛妻子!轉給所有爸爸看看..


如果你是一位父親,下班回家,你會先問候妻子還是孩子?記得請一定要先問候你的妻子,再去擁抱你的孩子。 你要通過各種場合向你的孩子表明,你非常愛你的妻子。當你以夫妻關係為第一位時,你的孩子就自然不會以自我為中心,同時看到爸爸深愛媽媽也會讓孩子有更深的安全感。所以愛孩子,先愛您的妻子。更多...

2016年3月2日 星期三

諶立中:我是醫師,也是3個過動孩子的爸爸

好好教養孩子長大成人,是我們每天認真打拼的原動力。
如果一心追求工作成就與朋友長官認同,
忘記隨時檢視自己與孩子的情感連結,
隱形的衝突往往會逐步累積而不自知。
這幾年不時聽到身邊長輩們在""功成名就""之後,
才嘆息說""如果當時我可以多陪孩子的話,現在會更好......""
~~~~~~~~~~~~~~~~~~~~~~~~~~~~~~~~~~~~~~~~~~~~~~~
「如果能更早一點發現跟處理,一切可能會不同⋯⋯」諶立中低聲道出一個父親的親身體驗。
「老三念小班,我就曾經去幼稚園跟老師道歉。」三個孩子中,諶立中對老大管得特別嚴、行為要求多,天真、好動的老大從小常常被要求坐有坐相、吃有吃相,不聽話就被敲頭,「也許當時我在醫院看到的個案都比較嚴重,相對覺得老大是調皮、好動,一直不太在意,根本沒想到他可能是過動症。」二女兒則是個性龜毛,動作非常慢,一頓飯吃兩小時,經常在放空,上學三天兩頭忘記帶東西。
三個孩子的注意力問題被正視,是在老三念小五那年。剛開學不久,老師打電話要他跟太太去學校,因為老三上課不專心,老師糾正他一句,他就回嗆一句,那時諶立中才驚覺,事情的嚴重性好像超過他的想像。
仔細評估後,諶立中發現老三有注意力不足跟衝動的症狀,且已經明顯影響到在校學習。
更慘的是,當時念高中的老大也跟諶立中反映,他跟弟弟一樣上課極易不專心,尤其國中上數學課完全無法聽課,「幾乎都用背的」!
身為父親,他始終遺憾當初只是一直去學校道歉,卻沒更進一步跟老師合作發展對策。
他認為最重要的是提醒家長務必正視孩子的困難、幫助他們,改變對待孩子的態度,讓他們的過動特質發揮在正向的地方。

諶立中:我是醫師,也是3個過動孩子的爸爸
作者:李宜蓁
轉載自


侯文詠:烈士或漢奸,看你怎麼選?


侯文詠說:「人在最困難的時刻,所做的選擇,就決定了你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親子天下專訪暢銷作家侯文詠,他三十七歲時棄醫從文,專職寫作,真誠的文字,總能觸動許多迷惘又脆弱的心靈。這幾年,他也投注許多心力,在傾聽、開導年輕的孩子,希望幫助他們走出迷惘與困境......

轉載自http://www.parenting.com.tw/article/5063300-%E4%BE%AF%E6%96%87%E8%A9%A0%EF%BC%9A%E7%83%88%E5%A3%AB%E6%88%96%E6%BC%A2%E5%A5%B8%EF%BC%8C%E7%9C%8B%E4%BD%A0%E6%80%8E%E9%BA%BC%E9%81%B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