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0日 星期三

資優生的青春輓歌
自親子天下截錄
陳鴻彬心理師 小彬老師 親子關係 生命

【渾身是刺的孩子】
「是我爸媽要我來的,但我不需要跟人談,你別白費力氣。」初次見面時、確認爸媽離開視線後,他說。
活像隻刺蝟,卻也直率與坦白。
「我明白,因為你的語氣已經傳達出你有多不爽。」我不受影響,倒是他自己聽了後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有這麼明顯喔?」他問。我點點頭。
嚴格說來,他不算是我的個案、更不是我的學生,純粹只是因為他的父母曾跟我在同一個義工單位服務、有些許交情,所以希望我能夠與他們正就讀高三資優班的兒子談一談。至於這對父母的訴求,他們不好意思明講,但因為已被許多家長請託過,所以我心裡大概猜得出來。
「雖然我認識你爸媽,但我不是他們的『打手』,更沒有領他們的薪水,所以也毋需『效忠』他們。」,我喜歡直來直往。
聽到「打手」、「效忠」這些字眼,他笑得更開了,「你真的很有趣,跟其他我爸媽找來『輔導我』的人很不一樣,夠直白。」
「看來,我不只不是第一個『官方代表』,可能連十名內都排不進去?」我們相視而笑。第一次見面的剩餘時間裡,就在聽他分享「遇過哪些種類的『官方代表』」中度過。
看著笑顏逐開的他,我知道:他的防衛,放下了。
【資優生的原罪】
從小到大,不只一路就讀資優班,在資優班裡更是名列前茅,大家都說他是「準醫科生」。這個向來孝順、聽話的孩子,讓這對父母很自豪。
但,特別的是:高中二年級以後,他的成績明顯滑落很多。「再這樣下去,怎麼上得了國立大學醫學系?」他父親憂心地說,母親則在一旁靜默不語。
與這孩子接觸幾次後,他學習上的天賦以及聰明的模樣,都令我印象深刻。我不禁萌生好奇:成績退步,是他「不為」還是「不能」?
隔週見面時,我轉達了他爸爸的擔心。
「奇怪,為什麼成績好就一定得唸醫學系?」他嘲諷地說,嘴角牽動了一下。
「那你愛什麼系?」我直接破題。
「生命科學系」他回答得也俐落,「但我爸媽眼裡只有醫學系,從來不問我喜歡什麼;即使我說過,他們也假裝沒聽到。」
「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讓成績爛到上不了醫學系,就可以做自己。」我歪頭看著他。
「我果然不能小看你!」,他說完,偌大的空間裡,留下我們兩個人清朗的笑聲。
【死諫】
「學科能力測驗」(一種大學入學考試)成績公告後的隔天,他來找我。他依舊拿了一個有機會錄取私立大學醫學系的成績;照理說,他應該會憂愁於「無法照自己的喜好填志願」,可是他沒有。
「你有什麼打算?」我問。
「我還是會照他們的意思填,繼續做他們眼中的好兒子。上大學後,再做回自己。」他表情漠然、不帶情緒。出奇的冷靜,讓我有點不寒而慄。
我依稀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問他:「你打算怎麼做回自己?」。他笑著搖搖頭,喃喃地說:「你不會想知道的!」。沒想到,這也成了我們最後一次的見面。
我向來頗相信我自己的直覺,而且為求謹慎,所以約了父母見面。但自從孩子的成績公告後,這對父母態度變得冷漠,多次以「忙碌」為由推託見面,直到我下最後通牒,留了訊息給他們:「如果你們還想要這個孩子,請主動與我約時間一聊。」
「他現在確定可上得了醫學系,雖然不是國立的、我們不甚滿意,但尚可接受。所以我想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吧!」一見面時,父親劈頭就說。
「當然,如果你們所謂的沒問題,是指『上醫學系沒問題』,那的確是。」我看了一下這對父母,深呼吸了一口氣,緩緩地把每個字說清楚:「但他的情緒狀態,其實不太尋常,我擔心會有自我傷害的風險或發生無法挽回的遺憾。請你們務必多關心他的感受與生活、了解孩子想要什麼!因為比起是否能上醫學系,這件事更令我不安。」
「你多慮了!我太了解這孩子了,這種事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父親笑著說。感覺笑裡還帶點「大驚小怪」的嘲弄。
我突然發現,那種「被嘲弄」的感覺,或許就是這孩子十幾年來最熟悉的感受。
「該提醒的我已經提醒了;而且,他是你們的孩子,不是我的。」我的話語裡,其實帶有情緒,但這對父母是否能感受得到?還是,依然選擇漠視這些情緒,就像一直以來漠視孩子的聲音與感受那樣?
時光飛逝,我淹沒在日常忙碌的時間流裡,不知不覺像快轉般、到了九月底各大專院校開學的季節。
微涼的午後,我手機進來了一封訊息。打開之後,我顫抖著身體,頹坐在辦公室椅子上,久久無法自己
「我們錯了,不該沒聽進去你的話。孩子今早被發現在外宿的房間裡燒炭輕生,印有『醫學系』三個字的學生證下壓著遺書,上頭只有簡單幾個字:『親愛的爸媽,這輩子我很努力地當你們的乖兒子,下輩子可不可以讓我做回我自己?』。他的告別式,我們希望你可以來送他最後一程,這是我們僅存少數還可以為他做的事情之一。」
我幾乎可以感受得到打著這些文字時,父母的心情有多悲痛。只是,我腦海裡忍不住反覆想著:「這一切,其實有機會可以避免的,不是嗎?」
去送孩子最後一程時,我選擇站在遠遠的地方,因為不忍卒睹父母的哀痛逾恆與悔恨自責,更不敢直視我自己的憤怒與遺憾。
那一刻,也是我生平第一次深切感受到什麼叫做「不見棺材不掉淚」。
我帶著極度複雜與矛盾的情緒往前走,即使深知這對父母需要受到協助與陪伴,但我始終無法勉強自己靠近他們,只能請專業領域的朋友接手幫忙。而從那天起,更有長達數年的時間,我一概推拒所有親友請託、不跟他們的孩子談。
「如果你找我,是想透過我對孩子的影響力、勉強他去走你們想要他走的路,那很抱歉!我無法幫這個忙。」我總是如此回應他們。
【孩子不是父母用來填補遺憾或履踐夢想的工具】
我們都是一邊長大、一邊遺落某些幼時曾有過的夢想或願望。這些失落,或許是因為能力的限制、環境的不允許,或是經濟方面的不足。
帶著這些遺憾往前走,直到有一天,當我們成為「父母」,有些人在孩子身上看見自己曾經有過的夢想有機會實現,並在孩子身上投射我們自己的期待。
渾然忘記:孩子,也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而非我們用來填補遺憾與失落的工具。尤其是當孩子乖巧、孝順、聽話,極容易使我們慣性忽略他們的聲音,而只專注在我們自己身上。孩子,更不是我們的「事業」,請別把他們當成事業來經營。他們,活生生、有情感、有想法,和你我一樣。
有太多的孩子曾告訴過我,他們感受到的是:爸媽愛「他們當年達不到的夢想有機會實現」、愛「面子」,勝過愛他們。
你,在孩子心目中,是這樣的父母嗎?
寫在最後的暖心呼喚
每個人,都會有幽暗低谷,連心理諮商專業人員也無法免疫。如果你感覺到自己生命似乎走到「過不去」的關頭,懇請你給自己一個機會、也給專業人員一個機會,陪伴你走一段路,或是拉你一把。
24
小時會談專線(生命線協會,半夜也可以打):
1995(手機與市話都可直撥)
張老師中心協談專線:1980(手機與市話皆可直撥)


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

「取消攝取膽固醇上限!」美國最新飲食指南出爐


Web only2016.01.11 作者:陳俊辰
美國20152020年最新飲食指南在美國時間17日公布,這份報告是官方邀集權威專家組成委員會審議最新科學證據,做出飲食建議,也是各國制定食品和健康政策的重要參考書,影響力極大。

其中取消攝取膽固醇上限、贊同喝咖啡、明確設限糖攝取量、降低飽和脂肪而非總脂肪4大結論打破數十年來支配全球飲食觀念的定見,最震撼的一項,是膽固醇攝取上限取消,正式除罪化。

(1)
取消攝取膽固醇上限

舊版飲食指南建議每人每天攝取量應低於300毫克,但諮詢專家們指出,多項研究顯示飲食中的膽固醇對健康成年人血液中膽固醇濃度並沒有顯著影響。人體約八成膽固醇是自行製造,只有兩成來自食物。

2015
2月官方先放出膽固醇解禁消息,因徹底推翻半世紀來牢不可破的「神聖戒規」,爆發熱議。

但該怎麼解讀這結論?解禁就是可以放膽大吃嗎?馬偕醫院台北院區營養師趙強解釋,
吃下膽固醇量多,身體就會自動減少合成,保持血膽固醇濃度穩定,但若遺傳條件不佳,代謝膽固醇能力天生就弱或合成膽固醇量多,大吃大喝還是會升高血膽固醇。

綜合飲食指南和專家觀點,台灣的健康成年人可解禁,例如放心1天吃1顆蛋(約含260毫克膽固醇)沒問題。但若不了解自己的體質,仍建議謹慎吃較安全。(編按:膽固醇上限擬取消,蛋黃白挨罵幾十年?

(2)
適量喝咖啡是健康好習慣

新版指南整合多項研究指出,每天喝中量咖啡(35杯,或1400毫克咖啡因)並不會對正常成人造成長期健康風險。另有證據顯示喝咖啡也可降低罹患第2型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的機會,也似乎可以預防巴金森氏症。因此飲食指南認為「適量喝咖啡是好事,可排進你的飲食計畫裡」

不過喝咖啡也別加太多糖、糖漿或奶油球,過多的調味品或油脂會使熱量大增,降低咖啡本身的好處。1杯約450cc的黑咖啡熱量僅14卡,加了牛奶的拿鐵咖啡卻大增到211卡。

(3)
明確指出糖攝取上限

甜滋滋的糖人人愛,舊版指南只建議減糖,沒有設定上限,
但新版指南明確表示:糖只能佔每天攝取總熱量的10%以下。

換言之,若一天攝取2000卡熱量,糖上限是50公克,乍看很寬鬆,其實1杯全糖珍珠奶茶(6070克糖)就爆表。

美國知名新聞主播庫瑞克和溫室效應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製作團隊聯手拍出紀錄片《受夠了(Fed up)》,一段入耳驚心的台詞是「我們的孩子會是一個壽命比父母短的世代,超過95%的美國人,在未來20年內,會面臨超重、肥胖問題,我們的國家要完蛋了。」該片直指,糖是體重飆升的罪魁禍首。

台灣同樣面臨嗜糖造成的健康問題,國健署2013年調查指出近四成成年人過重或肥胖,這可能還只是一個警訊,糖尿病、心血管及三高,將是更大的威脅。

糖會使血管硬化,增加心血管疾病風險;還會加速皮膚老化,甚至引發失智。戒糖、少吃三白(白米、白麵、白糖),不再被珍奶、汽水、甜點綁架,更能身心皆自在。

董氏基金會呼籲衛福部盡快訂定糖攝取量。因為基金會比較美國新版指南、世界衛生組織,以及我國衛福部的飲食建議,指台灣衛生福利部對糖攝取量完全沒有依據(見下表)。

(4)
降「飽和脂肪」比猛減「總脂肪」攝取量好

脂肪幾十年來被窮追猛打,和膽固醇一樣壞。現在飲食指南建議吃飽和脂肪量低的飲食,而非總脂肪量低的餐點,間接認定也有好油脂(如不飽和脂肪),為脂肪脫去了一層緊箍咒。

根據新版指南,11天攝取1600卡的成年人估計可吃22公克油,2000卡熱量則是27公克。飽和脂肪量應少於每天攝取總熱量的10%,可減少罹患心血管疾病機率。不過董氏基金會指出,台灣衛福部2012年公布的《每日飲食指南手冊》訂出「三大營養素佔總熱量比例範圍為:脂質2030%」,仍高於國際建議,台灣也應加快腳步明訂規範,與國際接軌。

至於鹽,台灣也只有2012年在《國民飲食指標手冊》中明訂:「每日鈉攝取量應該限制在2400毫克以下」,高於美國新版指南和世衛組織所設上限。

新版飲食指南給了美國很不一樣的新視野,台灣會否跟進?要不要以此為基石,進一步打造最適合國人體質的指南?是觀望、跟隨或精益求精,考驗衛福部的智慧和抉擇。


    

2016年1月6日 星期三

小故事~善循環

100多年前的某天下午,在英國一個鄉村的田野裡,一位貧困的農民正在勞作。忽然,他聽到遠處傳來了呼救的聲音,
原來,一名少年不幸落水了。
農民不假思索,奮不顧身地跳入水中救人。孩子得救了。後來,大家才知道,這個獲救的孩子是一個貴族公子。
幾天後,老貴族親自帶著禮物登門感謝,農民卻拒絕了這份厚禮。
在他看來,當時救人只是出於自己的良心,自己並不能因為對方出身高貴就貪戀別人的財物。
故事到這兒並沒有結束。
老貴族因為敬佩農民的善良與高尚,感念他的恩德,於是,決定資助農民的兒子到倫敦去接受高等教育。
農民接受了這份饋贈,能讓自己的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是他多年來的夢想。
農民很快樂,因為他的兒子終於有了走進外面世界、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老貴族也很快樂,因為他終於為自己的恩人完成了夢想。
多年後,農民的兒子從倫敦聖瑪麗醫學院畢業了,他品學兼優,後來被英國皇家授勳封爵,並獲得1945年的諾貝爾醫學獎。
他就是亞歷山大•弗萊明,青黴素的發明者。
那名貴族公子也長大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患上了嚴重的肺炎,但幸運的是,依靠青黴素,他很快就痊癒了。 
這名貴族公子就是英國首相邱吉爾。
農民與貴族,都在別人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了援手,卻為他們自己的後代甚至國家播下了善種。
人的一生往往會發生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有時候,我們幫助別人或感恩別人,卻可能冥冥之中有輪回。
這個故事,讀了一遍眼角有淚,再讀一遍,依然有淚珠滑落 ...
我想此刻,你的內心也無法平靜吧 ...
原來,善意可以如此美妙 ...
原來,善意可以如此接力般地傳遞 ...
親愛的朋友,既然我們有幸欣賞到這篇文章,既然我們感動著對方的感動,讓我們把這份善意長長久久地保持下去...
如此,我們每一天都是幸福和幸運的!
懂得感恩,自己心情好 ... 生活,原來如此美好!
當您讀完本篇文章時,你可將它傳揚出去,傳播一些積極的資訊,讓世間多一點愛。

這就叫愛出者愛返,福往者福來,傳播正能量,擁有正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