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9日 星期一

好文分享


轉載自https://www.facebook.com/professorsusu/posts/983196235178231

【不隨便評價他人,是一種修養;不活在別人的評價里,是一種修行】
這一生,太多人都是在負重前行。你永遠都不會知道別人經歷了什麼,因此也不要妄自評價。
看見優秀的人欣賞,看見落魄的人也不輕視。
層次越高的人,越喜歡專注自身,而不是評價他人。
作家李尚龍講過這樣一件小事:
有一次,他在地鐵里捧著一本莫言的《豐乳肥臀》,一個路人看了一眼書名,然後很鄙視地搖了搖頭。
路人也許在想:這傢伙竟然敢在公開場合看黃書。
還有一次,李尚龍在教師休息室里捧著一本《希望永遠都在》
一個老師走了進來,看到了他,再看了一眼書名,用很嘲弄的口氣說:你也看雞湯啊。
那個老師不知道的是,《希望永遠都在》是一本講柬埔寨曆史的書,只是名字像雞湯而已。書裡面的故事,血淋淋的,讓人思考著世界的變革和柬埔寨的過去。
生活中,有太多人喜歡站在自己的角度和立場去評判他人。
在不瞭解事實的情況下,以己度人,妄加評論。
但是憑什麼呢?
看過這樣一句話:
一個人最大的惡意,就是把自己的理解強加於別人,把所有的結果理所當然用自己的過程來解釋,並一直認為自己是正確的。
就像之前,上海倆女生蹲在地上等地鐵,被人拍照曝光到微博,評價其不雅觀沒教養
可你怎麼知道人家不是走很久很累了,或是身體有不適呢?
《莊子》有云: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不瞭解他人,就不要輕易下結論。
深到骨子裡的教養,就是從不隨意評價他人。
電視劇《匹諾曹》中,有一集讓我印象深刻。
健身房裡,一位大媽因為運動過度,心臟麻痹而死。
她曾是體重超過90公斤的重度肥胖者,死亡前,體重已經減到了70多公斤。
所有人都在好奇她為什麼要這樣不顧一切減肥,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
有媒體記者們來健身房取材,健身房的員工紛紛貢獻出自己的八卦:
大媽的前夫兩個月前再婚了,而且據說對像是一個特別苗條漂亮的女人。
她肯定是因此深受刺激,才決定狠下心來減肥的吧。
於是,在沒搞清事實真相以前,以切勿因愛美而過度減肥為主題,播送了一期新聞。
然而,他們不知道,大媽拚命減肥的背後,有著多麼悲傷的理由:
大媽和前夫有一個在讀高中的女兒,由前夫撫養。
兩個月前,女兒被查出肝硬化已經到了末期,只有接受肝移植才能活下去。
大媽的血型和女兒一樣,但是醫生說大媽得了脂肪肝,只有減重30公斤,才能進行移植。
於是,為了在短期內迅速減重,大媽沒日沒夜地在健身房內跑步,只為了救她最愛的女兒。
正如男主所說:不管自己的話有多大份量,就信口胡言的人,實在太可怕。
我們總是太喜歡先入為主了,太喜歡用自己的偏見去揣測、衡量別人。
但其實我們根本不瞭解別人曾經有過怎樣的經曆,心中有怎樣的痛處。
我曾路過深夜的小酒館,看到趴在門口痛哭的上班族;
也曾見過地鐵站里,一邊抹眼淚一邊拎著高跟鞋光腳跑下樓梯的女生;
還有在食堂里,頓頓就著免費的例湯啃饅頭的少年。
不是誰都有資格活得輕盈。也沒有誰能夠對他人的遭遇感同身受。
就像微博上流傳過的一段話:
我們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你生活在一艘豪華的大船上,船上什麼都有,有一輩子喝不完的美酒,還有許多跟你一樣幸運登船的人。
而我抓著一塊浮木努力漂啊漂,海浪一波一波拍過來,怎麼躲也躲不掉,隨時都有被淹死的危險,還要擔驚受怕有沒有鯊魚經過。
你還問我:為什麼不抽空看看海上美麗的風景?
我們自以為做出了公正的判斷,其實往往都帶有自己的主觀色彩。
每個人各有自己的生活取向和價值選擇,不要做他人生活的審判者。
在沒瞭解事實真相之前,先別急著站隊。你的一句惡意揣測,也許對當事人來說會造成無法磨滅的痛苦。
所以說,深到骨子裡的教養,是從不隨意評價他人。
即使看破,也能不說破,明白對方心中所苦,又給人留以體面,是做人的一種境界。
當你知道,你並沒有被賦予對他人進行論斷評價的權利時,你會發現自己有了更多的精力和時間去專注自己的事。
人生最曼妙的風景,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專注自身,你會擁有更廣闊的天空。
最後,想和大家分享一個小故事。
一位畫家做過一個試驗:
請人指出他一幅畫的缺點,結果被貶低得一無是處;次日,他又請人指出同一幅畫的優點,結果被誇得十全十美。
他得出結論:永遠有人欣賞你,也永遠有人批評你。安心畫好自己的畫就好。
不隨便評價他人,是一種修養。
而不活在別人的評價里,是一種修行。
共勉。

2018年3月12日 星期一

參加3/11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研習


好書分享~微軟CEO納德拉:同理心,是我行事的核心準則


我們花太多時間在工作,所以工作應該要有更深刻的意義

我當上執行長後不久,決定從我主持的一個重要會議開始實驗。每週,微軟的資深領導團隊(seniorleadership teamSLT)都會開會,檢視現況、腦力激盪、審慎斟酌重要機會和困難決策。SLT 的成員都非常有能力、有才華,有工程師、研究員、經理人、行銷人,是個多元的團隊,有男有女、背景各異,但他們加入微軟都因為他們熱愛科技、深信他們做的事能帶來改變。

就在我成為執行長前,我們西雅圖的美式足球隊海鷹隊才剛贏得超級盃冠軍,海鷹隊的故事給我們很多啟發。我注意到海鷹隊教練皮特. 卡羅(PeteCarroll)為球隊聘請了心理學家麥可.哲維斯(MichaelGervais),哲維斯專門研究如何透過正念訓練達成卓越表現。
聽起來可能有點玄,但其實一點也不玄。哲維斯博士訓練海鷹隊球員和教練完全專注於追求卓越,不管上場比賽、還是下場休息。和運動員一樣, 我們都在高風險的環境中前進,我認為我們的團隊也可以學習哲維斯博士的方法。

 不一樣的SLT
會議 某個星期五一大早,又到了SLT開會的時間。只是這次地點不在平常固定的高階主管大會議室,大家改到園區較遠一側比較休閒的空間集合,我們分享自己的熱情和人生觀。

在哲維斯的要求下,我們開始思考自己在家庭與職場的角色。我們如何連結工作和生活?大家聊著自己的精神寄託、主教信仰、學習中國儒家精神內涵,分享為人父母的難處,侃侃而談自己如何努力創造客戶在工作和休閒娛樂時都愛用的產品。聽著聽著,我突然發現,在微軟這麼多年,這是第一次聽到同事談論自己,而不只是談公事。
環顧左右,甚至還看到有人眼眶泛淚。

輪到我時,我打開埋在心底深處的情感,從頭開始說我的故事。我一直在思考人生,我的父母、妻兒、工作,我走了好長一段路才走到這裡。我回憶起從前:兒時的印度、青年時移民到美國、成為人夫、成為爸爸、有個特殊需求的孩子、成為工程師,設計給全世界幾十億人使用的科技產品,還有,沒錯,我還是死忠的板球迷,很久以前還夢想過當板球職業選手。所有角色的集合,就是眼前這個新的我,這個角色匯聚我所有的熱情、能力和價值觀,就如同我們的挑戰也需凝聚所有人之力,不只當天在場的每個人,還有微軟所有的員工。

我告訴他們,我們花太多時間在工作,所以工作應該要有更深刻的意義。如果我們能將自己相信的價值和公司的強項結合,沒有什麼是我們做不到的。從有記憶以來,我一直非常渴望學習,不管是從一行詩句、和朋友的對話,或是老師講的一堂課。人生旅途中的諸多經驗,慢慢形塑了我的人生觀和熱情,我想把新的概念跟對他人的同理心融合在一起。新點子讓我振奮,而同理心是我行事的核心準則。 

同理心也在工作上帶給我啟發

回到我剛剛在SLT聚會的分享,我用在微軟剛完成的一個專案做為結尾。同理心加上新創意,幫助我們開創眼球追蹤技術,這個具有重大突破的自然使用者介面可以協助患有漸凍症(ALS),又稱盧.賈里格症(Lou Gehrig’sdisease)和腦性痲痺的人擁有更多自主能力。 

這個點子源自於微軟首屆員工黑客松,許多絕佳的創意與夢想都從這裡開始。其中一組隊伍在與前NFL 球員史帝夫.格里森(Steve Gleason)相處的過程中,漸漸培養出同理心。格里森因為罹患漸凍症而行動不便,只能依靠輪椅。和我兒子一樣,科技現在也改善了他的日常生活。相信我,我深切了解這項科技對格里森、全球數百萬人和我的孩子來說,意義多麼重大。 領導人帶領企業蛻變轉型的內心筆記。更多內容詳見《刷新未來:重新想像AI+HI智能革命下的商業與變革》

轉載自http://www.cheers.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7643&page=2


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每天被工作、生活追著跑,沒時間、也沒動力運動的人有好消息,英國醫師建議,每天站3小時,一週5天,抵過一年跑10次馬拉松。
英國運動健康研究所首席顧問羅斯茂(Mike Loosemore)指出,以為微活動沒什麼用的人,大錯特錯。只要站著,雙腿每塊小肌肉,加上全身肌肉也都在支撐全身的體重,這就是去逛博物館沒做什麼事卻累得半死的原因。只要站著並養成習慣,就能降低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甚至癌症的風險。
「只要一天站3小時,一週5天,消耗熱量等同於一年10次馬拉松,」他在BBC 4頻道「今日」節目上說。
這怎麼算?
120磅(約54公斤)站一小時比坐著多燃燒38大卡,看起來雖少,但一週5天就多燒570大卡,一年則高達29640大卡,相同體重的人跑一趟全程馬拉松,才消耗約2500大卡,10趟僅25000大卡。
過去我們以為,久坐只會讓下盤大或腰酸背痛,現在久坐已經成為全球性的公衛議題。
澳洲昆士蘭大學研究發現,坐著看電視1小時的傷害約等於抽兩根菸,也就是少活22分鐘。
因為久坐和脂蛋白脂脢活動銳減有關。脂蛋白脂脢是一種酵素,可分解血脂作為肌肉的燃料,當這種酵素減少,會導致血液中的三酸甘油酯和脂肪濃度上升,因此提高心臟病風險,也會導致飯後血糖濃度驟升,也就是糖尿病的溫床。
久坐已經成為新世紀殺手。 
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期刊》(JNCI)刊登的一項大規模研究證實了久坐和癌症、糖尿病及心血管疾病都有關係,這份統合分析(meta-analysis)發現,久坐會增加24%罹患結腸癌機率、32%罹患子宮內膜癌、與21%得到的肺癌機率。
久坐近來也發現和失智有關。加拿大麥克馬司特大學超過1600人的研究發現,會發展成阿茲海默症的人通常帶有載脂蛋白(APOE)基因變異,就算沒帶有這樣的基因,久坐的靜態生活會戲劇性地增加失智風險。健康基因帶來的保護作用,竟完全抵銷。
而且,台灣人坐得真久。
千禧之愛基金會於2015年底針對全台六都1200人進行電訪,結果發現上班族每天上班平均坐著時間達6小時,而且不只是上班沒有選擇只好坐著,70.2%的上班族下班後依舊坐著超過3小時,等於上班久坐,回家繼續坐。
一天站3小時,並非要你收掉椅子,持續站著3小時工作或開會,而是有意識地想方設法打破靜態的生活方式。
例如,要和同事溝通,走到他位子旁和他講話,取代用line等社交軟體。購物則到百貨公司逛逛,取代網購,甚至假日到購物中心健走(mall walking)都是歐美的最新流行;訂便當選擇自取不要外送。吃飽飯後去倒垃圾或遛狗,而非坐著滑手機。搭捷運、公車,讓座不僅是美德,你的身體也會對你說謝謝。

站起來,是我們最應該養成的習慣。看完這篇文章,站起來吧!
轉載自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2639&utm_source=Facebook&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Daily

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當孩子在公開場所大聲哭鬧

當孩子在公開場所大聲哭鬧
作者:澤爸 (Web only)   2014-12-04 (已於2015-04更新)

我謹記著,當孩子在公開場所大聲哭鬧時,父母要做到的三大原則與一個神奇咒語。
澤澤的大發脾氣
某天中午,澤爸一家跟家人們一同到比薩店用餐。大夥大快朵頤地享用着好吃的比薩與義大利麵,而吃飽的小朋友們,就跑去開放式的廚房,看專人做比薩的過程,了解比薩是怎麼做成的。看了一陣子,澤澤跟做比薩的大哥哥揮揮手說掰掰後,就跑去找其他的小孩玩了,我則是比較慢的在幫花寶穿鞋子。花寶穿好了鞋子,抱了她下來,一著地,花寶就往媽媽的方向跑去,我則繞著四周看看澤澤在哪裡?像雷達般低掃描式搜索,就被我看到澤澤正在看著其他的小孩手中玩的手機,相當的專注。
由於我們有規定澤澤一個禮拜看手機或平板的時間,於是我就跑到他面前叫他過來,澤澤看著我,一副我幹嘛打擾他的表情。我不想要直接跟他說不準看,想要用轉移注意力大法,先讓澤澤離開位置,於是我就隨意找一個事情說:「哇~你看你的手,有黑黑的好髒噢!!快,我們去洗手。」澤澤被我有點不甘願地拉去洗了手,洗完手後,澤澤又立刻準備衝去繼續看手機,看到澤澤一個箭步往前跑去,有一隻手也是很快地被我拉住。
澤澤有點情緒不佳的轉頭對著我說:「幹嘛啦!」我嚴肅地對著澤澤搖搖頭說:「沒有去看手機喔。」澤澤有點兇的語氣回我:「為什麼?」正當我要跟澤澤說明的時候,澤澤卻一點都不給我機會,立刻很用力地要把我的手甩開,在餐廳用更大聲且堅定語氣接著說:「放開我,我就是要去看。」然後接著開始嚎啕大哭了起來。

我謹記著,當孩子在公開場所大聲哭鬧時,父母要做到的三大原則與一個神奇咒語。
1. 若孩子在人多的地方哭鬧,請先帶離開現場
因為人多的時候,特別是在室內場所,孩子的哭鬧聲就很容易成為目光的焦點,這樣會讓孩子有找尋旁人解救的機會而哭鬧得更大聲,而且父母會因為怕其他人的異樣眼光,反而沒辦法正確地去教養孩子,所以請先帶離開現場。像如果在餐廳,我就會帶孩子到外面去;在百貨公司,我就會帶孩子到樓梯間。這樣,才可以把干擾去除,孩子可以比較快的平穩情緒,父母也可以平常心的去教孩子。
當我一看到澤澤準備要哭了,我就馬上起身,把澤澤給扛出去到餐廳的門口。澤澤則是更大聲地大哭:「我不要出去~~~我不要出去,我要找媽媽!我要找媽媽........」像是要找其他人求救般的呼吼著,當然,我也沒有給他這個機會。餐廳的門口有個座位,我先坐了下來,再一手把澤澤給抱著在我的大腿上。澤澤當然是百般的不服,更是努力地扭動他的身軀,大聲的哭鬧着:「我要找媽媽!」無論我要怎麼安撫他的情緒,他就是不理我,只會回我一句話:「我要找媽媽~我要找媽媽。」
2. 父母要先處理好自己的情緒
我整個火大了起來,非常的不高興,狂揍他的畫面一直在我的腦中浮現,但是我告訴自己不可以,因為父母用負面情緒去面對孩子的教養,只會越來越糟。

我們應該都清楚,當人的情緒在不理性的時候,說出來的一定是不好聽的話,而且都會是很針對性跟傷害性的言語,所以如果父母是用負面情緒去與孩子的負面情緒相對撞,那結果一定是核彈爆炸、兩敗俱傷,而且生理跟心理都會被傷害了。
於是我就對著澤澤說:「好~爸爸知道你很生氣,爸爸現在也很生氣,那等我們都不生氣,然後等你哭完了,我們再說。」這句話除了是對澤澤說,其實也是對我自己說,同時間利用這個沈默的空擋,讓自己生氣心情可以冷靜一下。
畢竟“大人的價值,在於比孩子有更好的情緒管理。”
3. 不要在孩子哭鬧的時候講道理
過了一會~澤澤慢慢地停止了哭鬧:「爸爸,我不哭了。」我:「好!那可以聽爸爸講了嗎?」澤澤:「我要找媽媽。」我:「可以~等爸爸講完了,再去找媽媽。」澤澤聽到爸爸不讓他去找媽媽,又準備要哭了:「不要,我要去找媽媽。」
此時我就知道,澤澤的情緒其實還未平復,剛剛只是被澤澤自己給壓了下來,所以我對澤澤說可以讓孩子的情緒平復的神奇咒語「爸爸等你哭完。」接著我繼續說: 「等你哭完,然後爸爸跟你講完話了,就可以去找媽媽。」
我等你哭完。」這個神奇咒語所代表的意義是,「同理」與「陪伴」,同理孩子有負面情緒要宣洩,陪伴著孩子渡過與負面情緒學習的時刻。如果我是孩子,我喜歡爸媽同理我,而非只會壓抑著要求我「不準哭」;我喜歡爸媽可以陪著我,而非放我獨自於一旁叫我冷靜。

於是,澤澤又放聲大哭了一回,路過的路人也會不經意地看著我們,我點點頭微笑一下,堅持地陪伴著澤澤哭完,因為「不要在孩子哭鬧的時候講道理」。畢竟當孩子在哭鬧的時候,我們說再多的道理,孩子是聽不進去的,只會讓我們更生氣而已,那何不等孩子哭鬧完了再說呢。
再一次的,澤澤的哭聲又漸漸變小了,跟我說:「爸爸,我哭完了。」我問了他幾個問題,確定澤澤真的哭完後,才開始跟澤澤講道理。當然,我的情緒早已經平穩了,我說:「爸爸知道你好生氣,那你剛剛在氣什麼呢?」澤澤:「爸爸不讓我去看手機。」我:「對~然後你不聽爸爸講話,就立刻大哭,還用力的對爸爸甩手。出來到外面,你還一直對爸爸大發脾氣,你知道爸爸其實很生氣也很難過嗎?」澤澤此時只是望著我,我繼續說:「爸爸平常有沒有讓你玩平板?」澤澤:「有。」我:「那就對啦~本來就只能在規定的時間內看手機或平板。那爸爸剛剛不讓你去看,其實你應該是要跟爸爸商量跟討論,而不是跟爸爸大生氣。」澤澤:「好。」我:「好了,知道就去找媽媽吧。」澤澤就從我的大腿上跳下去,自己推了門走了進去,找媽媽秀秀了。
另一半就當個橋梁吧
離開餐廳後,在回家的路上,我跟老婆說了事情發生的經過。這個時候,老婆安慰著澤澤,對著澤澤說:「原來是這樣的阿,你剛剛這麼生氣喔。不過,你這樣對爸爸生氣,媽媽知道爸爸其實會很難過喔。好啦~以後不可以對爸爸發脾氣,都要跟爸爸好好講話,知道嗎?」老婆做得相當好,因為事情已經過去了,另外一半其實沒有再去責備或批評的必要,只要當個很好的橋樑跟潤滑劑即可。

回到家後,已經沒有再說這件事情的我們。澤澤也一如往常的脫了鞋子跟外套,突然轉頭對著我,小小聲還帶點哭哭的說:「爸爸,對不起,我剛剛不應該對你發脾氣。」說完,就像是宣洩般再次大哭了起來。我當然就跑了過去,蹲至澤澤的跟前,然後抱著澤澤,摸著他的頭,在澤澤的耳邊輕聲地說:「好~沒關係,爸爸知道了。謝謝你,你好棒,跟爸爸說對不起,爸爸聽了真的很高興。」說著,我都快掉眼淚了。我們倆父子就這樣哭著抱了快一分多鐘才難捨難分。

既然孩子都勇於面對了,父母就不要站著高高的姿態去批評,只要彎下腰來溫柔地抱著他就好。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低等勤奮陷阱:畫線、抄筆記,不會讓你卓越

要學習臨界知識,就要從具體的知識輸入開始。讀書,自然是最基本而又重要的方式。可是為什麼我們很多人讀了很多書,也沒有發現和掌握臨界知識呢?
在我看來,一個很可能的原因是:我們的讀書方法有問題。
低等勤奮陷阱:畫線、抄筆記,不會讓你卓越
過去,我也讀過不少書,可是這些書現在再拿出來看的時候,我發現基本是白讀了。
今天能從書中看到的價值,過去看不到;過去在書中看到的東西,今天記不得。
可是,我過去讀書真的很勤奮,為自己制訂年度讀書計畫——一年要讀完 100 本書,為此安排每天至少要讀完 20 頁,哪怕已經很累很睏,為了完成目標,都要在床前讀完書。兩年來,我讀了 200 多本書。
我不是說這段讀書經歷沒用,而是現在回想,我覺得痛心、可惜。付出這麼多時間和精力,獲得的卻是不成比例的收穫。那時,我陷入了「低等勤奮陷阱」。
當然,我們在今天讀同一本書和過去相比看到了不同的內容,可能與我們的經驗和閱歷發生變化有關。可是,我更加清楚:如果能夠重來一次,在過去的兩年裡採用新的讀書方法,即使閱歷沒有變化,我也能只花一半的時間就獲得翻倍的收穫,就像我現在做的一樣。
那麼,為什麼我會陷入「低等勤奮陷阱」?又是如何跳出來的呢?我掉入陷阱最直接的原因是:讀書的方法太原始。
從上學開始,老師教給我們的讀書方法似乎就是:把一本書從頭讀到尾,遇到有啟發的句子就畫線或者抄筆記。我們讀書的過程就是不斷記錄新知識的過程 
可那些抄記下來的名言警句,讓我深刻地理解了什麼是聽過無數大道理,卻仍然過不好這一生。
在原始方法的基礎上進行努力,就是低等的勤奮。
讀書方法的升級:在新舊知識間建立聯繫
可怕的是,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讀書的方法是低效落後的。我以為讀完書記不住,是我記憶力的問題。而且,我發現身邊的朋友基本上也都是這樣的情況。
大家說:讀書之後都忘掉是正常的,我們把知識內化成能力了。
現在看來,這個結論多麼荒謬:我記不住書中的每個字不要緊,可是我連書裡說了什麼也記不得啊!我連自己讀了什麼都不記得,還能內化成能力?事實上,內化成能力的知識,是最忘不掉的。
那麼,為什麼傳統的讀書方法是低效的呢?原因很簡單:閱讀+畫線、摘抄的讀書方法是把一本書拆分成了一個個孤立的知識點。在這種方法的引導下,我們讀書的目的,就成了理解和記住這些孤立的知識點。而理解和記憶一個個孤立的資訊,可不是我們大腦擅長的高效行為。
事實上,大腦的記憶,靠的是將資訊與舊經驗聯繫起來。英國萊斯特大學曾做過一個實驗來研究人們如何記住事情:他們讓實驗對象觀看一些名人的照片,比如成龍、張信哲、劉德華,然後監測他們大腦中哪些神經細胞受到刺激,然後再把這些名人在不同地方的照片拿給測試者觀看。
科學家發現,當實驗對象看到同一個人出現在另一張照片裡的時候,相同的神經細胞會受到刺激。也就是說,我們的大腦在看到新照片時,沒有為它單獨開闢空間,而是調用以前的回憶,形成新的記憶。 換句話說,我們記住新知識更好的辦法,是和已有的知識進行聯繫 
將這一原理應用到極致的是記憶宮殿法。記憶宮殿法,可能是目前人類發明的最為強大的記憶方法。它的基本原理是,構想一個我們熟悉的場景,把需要記憶的事情放到已經熟悉的場景當中。比如,你想記住「B6」,最好的辦法不是直接背「B6」,而是運用生物本能,想像一位胸部豐滿(像 B)、有 6 塊腹肌的美女。前陣子播出的英國電視劇《新世紀福爾摩斯》裡,福爾摩斯就是靠記憶宮殿訓練自己超強的記憶力。
當然,讀書並不等於背書,然而大腦這種透過已有知識學習新知識的特性,除了能夠幫助我們記憶之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作用:我們可以將新舊知識構建成知識網路。 透過在新舊知識間建立聯繫網,我們便能夠從不同角度和領域對同一個知識進行分析,從而加深我們的理解和認識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原始的讀書方法是:花很多時間去閱讀一本新書,去記錄新的名言警句,卻從不花時間去加工這些資訊,將其和已有的知識建立聯繫。
我們看似節省很多加工整合的時間和精力,以便能夠讀更多的新書,但卻是買櫝還珠,撿了芝麻丟了西瓜,把最有價值的工作放棄了。
放慢速度,讓讀書事半功倍
讀書一定要花時間、耐心和思考力,將獲得的新知識和已有的知識進行網路狀的聯繫。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才有可能內化知識,形成新行為的暗示。
於是,我讀書不再追求速度;相反地,我會刻意放慢速度,花時間記錄讀書筆記不是僅僅摘記名言,而是描述讀書後受啟發的內容,這些啟發和我過去的哪些經驗相關。在記錄和尋找新舊知識之間聯繫的過程中,我常會驚喜地發現一些過去不曾注意的規律,也發現很多能夠直接改進工作方法的辦法。我的讀書成效進入了一種產生複利效應的狀態。也就是說,我讀過的所有書都將為我未來獲取新的知識提供幫助。
為什麼這個簡單的讀書方法卻很少有人踐行?或許是因為我們大腦的習慣是尋求新刺激,快速把書讀完 …… 我們都希望讀完書獲得新知識,因此不斷快步向前去獲取更多、更多 ……
但古人早就說過:「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
從讀書到發現臨界知識
那麼,讀書時將新知識和哪些已有的知識進行聯繫會更有成效呢?
答案便是那些在生活中各個領域起基本而重要作用的規律,也就是本書提到的臨界知識。每一種臨界知識,都是我們思考問題、認識世界的重要工具。因此,這些臨界知識可以頻繁地應用於不同的領域和場景裡。
經常閱讀我的公眾號文章的讀者會發現,我常常在不同的文章中討論不同問題時會運用到複利、機率論、邊際收益等概念與模型。這其實就是我在思考問題的時候,有意識地和已有的模型進行聯繫,看看它們背後是不是有關聯。這樣思考,常常會發現過去沒看到的規律。
因此,現在的我在讀書時既不追求數量,也不要求讀完。我的做法是:當我要解決某個問題的時候,主動去尋找可能會討論這個問題的文章和書籍,去觀察作者用什麼樣的思路解決問題?在這個解決方案背後,是否有我熟悉的知識?我還能把這個解決方案的原理,應用在什麼領域?
當把這些問題想明白之後,可能我並沒有讀完一本書,但是我對這個問題的理解和認識,比讀完 10 遍書的人都要深入。這種狀態,呈現出來便是舉一反三的能力。在別人眼裡,你更容易用跨界的知識解決問題。因此讀書不在於多少,而在於你有沒有透過讀書重新認識這個世界,發現臨界知識並把它運用到自己的生活當中。
生命有限,不要把有限的生命浪費在低等的勤奮。


轉載自https://buzzorange.com/techorange/2017/08/24/how-to-read-and-use/